燕赵福利彩票

沈国兵:中美贸易摩擦的焦点和新动向
2019年06月26日  |  来源:复旦新闻文化网  |  阅读量:668

一、中美贸易摩擦:从白邦瑞“百年马拉松”到特朗普“美国利益优先”

2015年,美国中国问题专家迈克尔皮尔斯伯里在其出版的作品《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大国的秘密战略》中抨击了“中国威胁论”,认为中国正在按照100年秘密“马拉松”计划稳步推进,打算在2049年取代它。美国超级大国的地位。这本书一出现,就引起了西方乃至中国的强烈反响。根据白邦瑞的“非常规”论点,中国正在通过“保持低调”的策略,通过西方技术追求强大的中国经济,并最终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 2016年11月9日,特朗普当选为美国第45任总统。在当年12月11日赢得大选后,福克斯新闻网首次接受采访时,他严厉批评了中国的贸易和货币政策。尽管两者在主要观点和形式上存在很大差异,但它们都有相同的目标:美国需要维持世界超级大国的地位或美国的优先地位。

(一)中国经济巨大成就来自改革开放战略而非白邦瑞认为的“韬光养晦”策略

首先,中国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的根本动力是实施改革开放战略,而不是白邦瑞的让美国“陷入困境”的战略。 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将党和国家的重点转向经济建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1979年,中美两国正式恢复外交关系。 1980年以后,邓小平同志发起了改革开放战略,中国重新融入了世界的生产分工和制造体系。中国对外开放的重点是开放以美国,欧洲和日本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其核心是引进其先进的技术和设备,管理经验和制度模式,以发展中国经济。中国的内部改革,即市场化改革,主要是借贷和引入发达国家的市场经济体制。这一开放式改革战略实践是中国近40年来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的根本动力。白邦瑞所说的是“养国”的策略。

其次,白邦瑞的让美国“因为”的策略实际上是对中国经济特定历史发展阶段的自然表现,而不是人为实施的策略。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中国在邓小平时代的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不到2%。直到2000年,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前,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3.59%。 2000年,美国GDP占世界GDP的30.41。中国当时的经济实力被确定为“隐藏和保持低调”,这是中国经济处于一定历史发展阶段的自然表现。 2016年是特朗普上任前一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已上升到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14.9%,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已下降到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24.71%。此时,中国经济已位居世界第二。中国的经济影响力已经确定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舞台的亮点和中心之一。谈论“保持低调”不再有意义。此外,2017年以后,特朗普政府在“美国利益优先”战略基础上对中国的贸易摩擦和技术遏制不断加强。据此,中国目前的经济实力决定了,只有站在世界经济舞台的最前沿,才能再谈“保持低调”的策略。所谓的“隐藏和保持低调”策略更像是中国经济在特定历史发展阶段的自然呈现,而不是中国人为的实施策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它必须承担责任和义务,必须面对风险和挑战。

(二)中国经济再创辉煌需要深化改革开放,不要被特朗普“美国利益优先”战略所中断

在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他于2017年3月31日签署了两份贸易行政命令。其中一项核心要求是评估美中贸易逆差形成的主要原因。 2017年8月14日,特朗普授权美国贸易代表(USTR)Lighthizer调查“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重点关注中国是否涉嫌在技术转让领域侵犯美国的知识产权。确保美国知识产权和技术受到保护的法律。 2017年8月18日,赖特菏泽宣布,他将根据美国第301条《1974年贸易法》正式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方面对中国发起“301调查”。

2018年2月28日,美国贸易代表赖特菏泽向国会公布了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议程和年度贸易报告,指出特朗普总统致力于美国人民的贸易承诺和退出有缺陷的TPP。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并积极实施美国贸易法。这凸显了“美国优先”的战略构想,包括:第一,支持美国国家安全政策的贸易政策;第二,通过减税促进美国经济;第三,谈判使所有美国人受益的贸易协定;第四是实施和维护美国贸易法;五是从长远来看,利用和改变世贸组织的某些规则,实现“美国利益优先”。

2018年3月22日,USTR以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纠纷为由,对中国展开了“301调查”,开启了中美贸易摩擦。在第一阶段,即2018年7月6日,美国对第一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作为对策,中国还对同等规模的美国产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 2018年8月23日,美国对第二批价值16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同一天,中国采取了相同规模的反措施。在第二阶段,即2018年9月24日,美国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10%的进口关税,并有可能从2019年1月1日起将其增加到25%。同一天,中方强制实施。对价值6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10%和5%的关税。在第三阶段,如果中国和美国无法就两国元首在2018年12月1日的重要共识达成协议,那么双方之间的摩擦可能会进一步恶化。美国的高进口关税直接损害了中国制造业对全球产业价值链的兴趣,导致中国股市和人民币汇率急剧下降,给中国金融市场的稳定带来严峻挑战和金融市场的开放。

在现实世界中,特朗普政府可能利用强势的美元升值窗口和庞大的美国消费市场不断与中国制造贸易摩擦。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是规模最大,人口最多的发展中经济体。一方面,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必须面对风险和挑战。关键是如何处理它?另一方面,在中美贸易摩擦中,有必要澄清发展中经济的现状,主要贸易国的地位以及人口大国的地位。要以发展中国经济,维护国内市场为目标,进行理性,有利,打结的斗争。扩大就业。因此,中国仍需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继续保持经济辉煌,而不是被特朗普的“美国利益优先”战略打断。

二、中美贸易摩擦的境况:噱头、导火索和暗流险滩

由于国际分工,贸易的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的存在,以及美元作为国际货币作为国际清算手段,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在中长期内已成为正常现象。

(一)中美贸易摩擦的噱头:美中贸易逆差

2017年3月31日,特朗普签署了两项贸易行政命令,重点关注美国贸易逆差。 2018年4月5日,特朗普要求USTR根据“301调查”对1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这导致中美贸易摩擦被人为扩大。

事实上,美中贸易逆差乃至中美贸易摩擦的主要原因是:(1)中美贸易摩擦归因于美中贸易逆差巨大,以及中美贸易逆差的真正原因。美国的贸易逆差是美国本身。即使中国与原油,载人汽车,药品,天然气,酒精饮料和汽车零部件出现贸易逆差,也无法改变美国的贸易逆差。美国和中国是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排名前24位的国家之一。五分之一产品的贸易显示出相反的贸易差距中的贸易互补性(沉国兵,2017)。这表明国际分工决定了美国将对这些产品造成持续的贸易逆差。 (2)美元作为一种国际货币,是国际清算的手段,也是美国持续贸易逆差的原因之一。 (3)美中双边贸易不平衡是双边贸易的表面,但实际上还有很多决定因素。其中,美国和中国经济发展水平之间的差距,两国要素禀赋的差异,贸易定价和运输滞后的差异,贸易结构,储蓄因素,美国出口管制,汇率变化,贸易增加值,明确的比较优势,购买美国国债以及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和区域生产网络直接影响中美双边贸易不平衡。

据此,美中双边问题难以实现贸易平衡,只能部分缓解中美之间的不平衡。在全球生产网络下,有必要根据多边框架下的贸易增值统计数据重新审查,协调和解决贸易不平衡问题。在这个阶段,美国需要减少对中国高科技的出口管制,放宽对中国的出口。当中国大力扩大从美国的进口时,必须考虑到农产品的保质期和先进服务的进口和进口有限。从中期来看,农产品和先进服务业的大量进口受制于产品保质期和服务业配套等严格限制。

1 2 3 4
回到顶部